1)第一章_失 贞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生活本身不会关心咱们更喜欢用哪种污泥玷污自己的身体。

  ------伏尼契

  四十六岁的东方涓离家出走了。

  东方涓给丈夫陆放鸣留了一封信。信上是这么写的:

  放鸣,我走了。原谅我的不辞而别。不要找我。

  夫妻这么多年,一直吵吵闹闹的。都过来了。也许如你所说,吵架也是一种沟通,虽然我很不适应这种沟通形式。我常常对自己说,你的坏脾气我是知道的。既然当初选择了你,就应该接受你的一切。我一直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。我太渴望像我的父母那样在青春不再的年龄手拉手去逛名山大川了。这么多年,为了这个梦,我一次又一次委屈自己。但是,上星期发生的这件事不同,你越过了界限,这是我为你也为我自己定的最后底线。这一次,我真的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原谅你。我决定,不再为了那个梦付出代价了。我知道,你一定有你的理由,出于好奇一时糊涂,别人邀请却不过情面,等等。但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对我已经不重要了。就好像一个人被杀了,追究凶犯是出于何种原因杀人对死者毫无意义。你也不要太过自责,放弃婚姻的念头我早就有了,这件事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其实,这对你,也是一种解脱。祝你幸福。

  小凡那里,我会去信解释。

  小涓草就

  2006年6月28日

  陆放鸣看到这封信已经是两个星期以后了。那天是星期六,陆放鸣哪儿也没去。下午三点,是法国对意大利的决赛,一定大有看头。四年一次的世界杯,可遇不可求啊。他草草吃了早饭,刚打开电视,电话铃响了。是李羚打来的。第一句话就是,东方走了吗?陆放鸣一愣,说,是啊,她出差有两个星期了,该回来了。李羚问,她走的时候是怎么说的?话语里有一点让人不安的东西。

  陆放鸣说,她说去美国开会,一个多星期就回来。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又愣了一下,啊,她走了有两个星期了。

  “赶紧看看她都带走了什么。”李羚是东方最要好的朋友,两人来加拿大前都在北方文理学院教书,后来一起公派来G大读硕士研究生。硕士毕业后李羚跟着老公去了美国,东方辗转了几个城市最后和陆放鸣在Q城扎下了根。

  看来这次东方把出差的事也告诉李羚了。可她说话的语气有点不对头。李羚大东方两岁,心思慎密,为人处事稳重得体,今天的表现可不太像她一贯的风格。陆放鸣心里有点犯嘀咕,张开嘴刚想问,李羚好像猜到他要说话似的,抢先说:“别耽误时间了,快去k,我待会儿再打来。”

  放下电话,陆放鸣开始大搜查。

  这栋三间卧室,一个客厅,一个餐厅,一个厨房的抬高房,是东方工作一年后买的。当时银

  请收藏:https://m.hongguobook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